網傳“梅姨二次畫像”出自他手!模擬畫像專家談繪製細節

2019年11月19日18:27  betway體育 手機:齊魯晚報  作者:鞏悅悅

2019年3月,林宇輝受邀為“梅姨”繪製新畫像。

近日,一張廣東增城被拐9名兒童案件嫌疑人“梅姨”的畫像,在網上熱傳。11月18日晚上,齊魯晚報·齊魯壹點記者專訪了為“梅姨”畫像、被稱作“畫像神探”的林宇輝。林宇輝告訴齊魯晚報·齊魯壹點記者,朋友圈熱傳的“梅姨二次畫像”確實出自他手。當時,他被增城警方邀請到廣州,在和“梅姨”同居的老人的描述下繪製的。

齊魯晚報·齊魯壹點

記者 鞏悅悅

增城警方買機票

邀請再畫“梅姨”像

林宇輝說,今年3月份,他接到廣東增城警方的請求,為“梅姨”畫像。“這次被邀請去的原因,就是增城警方稱見過梅姨的人,基本上都說畫得不像,讓我過去根據證人的描述再畫一下,這才出現了梅姨的第二次畫像。”

據林宇輝介紹,他之前關注過“梅姨”特大拐賣兒童案,並在3月5日下午趕到了白雲機場,“廣東增城警方給我買了往返機票,增城警方到白雲機場接的我。”

第二天早上八點鍾,林宇輝來到紫金縣公安局,當地警方找來曾和“梅姨”同居過的老人,詢問了解了“梅姨”的特征。林宇輝回憶,那位63歲的老人是帶女兒一同來的派出所。這位老人因與“梅姨”同居時間長,描述非常清晰、準確。

在交流中,老人曾透露“梅姨”說粵語、客家話,但從來沒暴露過自己的身份證。在老人問及“梅姨”姓名的時候,她隻是稱:“叫我梅姨就行。”

老人的女兒曾對父親說,要想跟“梅姨”長期相處,最好辦個結婚證,免得村裏人風言風語。有次,老人提出辦理登記結婚的想法,老人的女兒提出要身份證,但“梅姨”當時稱身份證沒在身邊。第二天,自稱回家拿身份證的“梅姨”就消失了。老人等了十天也沒回來,打手機卻被提示已成“空號”。

老人描述的“梅姨”

有典型廣東人特征

在畫像時,由於老人講的是粵語和客家話,林宇輝聽不懂,就找來紫金縣公安局的一位警官做翻譯。“我邊問老漢邊說,再通過警方翻譯過來。畫了3到4個小時。”林宇輝說,他在畫完之後,“老漢說相似度有80%-90%。”

“梅姨”的模樣有什麼典型特征?林宇輝說,根據老人的描述,“梅姨”圓臉、鼻頭大、眼略有點凹、嘴比較大,這些都是典型的廣東人特征。“我平時畫像接的是全國的案子,對每個省份人的相貌特征都有所了解,因此對廣東人的特征並不陌生。”再加上老人所提到的隻說粵語和客家話,就更確定“梅姨”是廣東人了。

林宇輝告訴齊魯晚報·齊魯壹點記者,他在畫“梅姨”時的狀態非常好。他早期曾免費給申軍良被拐的孩子畫過像,對他孩子的身世非常了解,他希望通過這次畫像,能盡快抓到嫌疑人,找到孩子;其次,林宇輝對增城警方的邀請非常重視;此外,老人對“梅姨”的描述非常清晰。“整個作畫過程全神貫注,一氣嗬成就畫出來了。”

廣東警方今年10月

發過“梅姨”新畫像

據林宇輝介紹,在接到增城警方邀請的時候,他手裏正好有幾個案子。“增城警方那邊非常著急,人販子在逃,被拐的9個孩子一直沒有回來,我就急忙放下手中案子趕了過去。”

“現場畫完後,增城警方拍下了梅姨畫像,原稿被我帶回來了。”林宇輝說,至於後期增城警方有沒有將畫像發出來,他就不是很清楚了。“但在今年10月12日,廣東公安廳官方網站上發出來了。”

關於網傳彩色照片,林宇輝說,有一家網絡公司為幫助更好地識別“梅姨”,將素描畫像做成了彩色畫像,並通過朋友轉給了他。“做好之後,我交給了申軍良。”

找人不能光看畫像

要綜合體態口音

林宇輝說,實際上,無論是彩色畫像還是模擬畫像,它的性質和作用都是一樣的,但彩色畫像更逼真。

“我覺得大家都應該冷靜一下,畫像的作用就是讓大家發現身邊有沒有疑似梅姨的人。我想提醒的是,不要看到像‘梅姨’的人,就去向警方舉報,要綜合身高、體態、口音來看。”林宇輝說。

林宇輝稱,如遇到相似的人,一定要綜合研判。“說實話,警方警力有限,分析太多虛假的線索,會占用太多警力。”

相關鏈接:

一張人販子畫像再次引發全社會對兒童拐賣的關注

近日,一張廣東增城被拐9名兒童案件嫌疑人“梅姨”的畫像在網上熱傳,引起一場全民大通緝。一張畫像讓十多年前廣東增城的那起兒童拐賣案件重回公眾視野,“梅姨”是誰?是否真正存在?這張彩色畫像雖然和官方2017年公布的“梅姨”畫像有不同,但是否具有可信性?

一起兒童拐賣案牽出“梅姨”

“梅姨”何許人也?這要從14年前的一起人口拐賣案說起。

2005年,申軍良和妻子在廣東增城打工,1月4日上午,在他們居住的出租屋內,其不滿一歲的兒子申聰被兩名人販子搶走。申軍良的妻子企圖阻止,卻被兩名男子用膠帶封住嘴綁住。等她掙脫後,發現孩子和人販子早已消失。申軍良一家由此開始了長達14年的尋子之路。

2016年3月,事情發生了轉機,人販子張維平等5人落網。根據警方調查,這5名犯罪嫌疑人聯合作案,共9起,其中就包括申聰被拐賣一案。2017年6月,警方審訊時獲得突破,一名叫“梅姨”的女子浮出水麵。她就是申聰的下一級買家。

2017年6月,廣州增城警方曾發布通報征集“梅姨”線索,“梅姨”真實姓名不詳,曾長期在廣州增城、韶關新豐地區活動,65歲左右,講粵語,會講客家話,涉嫌多起拐賣案件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警方在發布的征集線索公告中,還貼出了一張“梅姨”的模擬畫像,這也是唯一一張由官方公布的“梅姨”畫像。當時,全國各大媒體對該拐賣案件的征集線索進行了轉發擴散,附帶這張“梅姨”的畫像。

兩張“梅姨”畫像引起疑雲

近日,廣州增城警方找回與“梅姨”相關的兩名被拐兒童,並組織家屬認親。“梅姨”再次進入公眾視野。

在網絡上,有關“梅姨”的傳言四起。比如,11月17日,“梅姨”在湖南郴州落網的消息在微博熱傳。消息稱,17日上午有郴州市民發現一名疑似“梅姨”的藍衣女子,將其送到派出所。但經湖南省郴州市警方與廣州增城警方核查,該女子不是懸賞通告中的“梅姨”,她未在湖南郴州落網。

檢索發現,梅姨引起的流言早在上個月就已經發酵,多地警方均對此進行了辟謠。

11月18日,一張關於“梅姨”的彩色畫像在網絡上熱傳。照片上寫著:她涉及9起拐賣兒童案件,至今仍未落網,可能還有更多小孩子遇害。網友希望通過發動身邊人的力量,搜尋她的相關線索,將“梅姨”揪出來。

當天中午,公安部兒童失蹤信息緊急發布平台官方微博發布消息稱,網絡上流傳的廣東增城被拐9名兒童案件嫌疑人“梅姨”的第二張畫像非官方公布,梅姨是否存在,長相如何,暫無其他證據印證。廣東省公安廳未邀請專家對“梅姨”二次畫像,廣東警方仍在積極尋找其餘7名兒童下落。

“梅姨”暫無其他證據印證存在

那麼,這張彩色的“梅姨”畫像又是從何而來的呢?

據報道,這張彩色“梅姨”的畫像是由被拐賣孩子的父親申軍良傳出來的。據申軍良介紹,這張畫像是林宇輝發給他的,“拿到彩色畫像後,為了讓更多人識別‘梅姨’,就發了出去,後來就擴散開來了。”

林宇輝曾是山東省公安廳物證鑒定中心的高級工程師,現在已經退休。今年3月,他受邀為“梅姨”繪製畫像,而為林宇輝口述“梅姨”長相的是和“梅姨”同居過一段時間的老人。

林宇輝繪製的這張新畫像不是官方正式發布的,有多大的可信度和參考價值,仍待警方進一步回應。此外,根據公安部兒童失蹤信息緊急發布平台官方微博發布的通報,“梅姨”是否存在,目前暫無其他證據印證。

據了解,“梅姨”由拐賣案的犯罪嫌疑人供出。據媒體報道,犯罪嫌疑人連張維平也不了解“梅姨”。從他吐露的部分信息分析,梅姨今年65歲左右,身高一米五幾,會講粵語和客家話,2003年至2005年間,她長期居住在廣州增城客運站附近的城豐村雞公山街,以做紅娘為生。後來還曾經在增城、惠州、紫金、韶關新豐等地活動過。(宗禾)

編輯快評:

“梅姨”畫像刷屏折射反拐價值共識11月18日,“梅姨”畫像刷屏,引起了一場全民大“通緝”。網友們轉發的理由很簡單:就是要通過網絡的力量,將“梅姨”揪出來。而這張彩色畫像,也被網友添加了“共同關注身邊的線索,一起尋找梅姨的下落”等文字。

有網友指出,“不做兒童侵害的冷漠者,防拐的路上永不停歇”。還有網友表示,“一次轉發可能產生蝴蝶效應,希望能早日抓獲惡人”。

全民“通緝”背後,網友表現出了極大的同情心,不做兒童侵害冷漠者的表態令人感動。“梅姨”到底在哪兒,我們也期待著警方早日給出答案。我們更期待著被拐兒童早日回家,更期待拐賣產業鏈被徹底斬斷,“天下無拐”。(齊魯晚報·齊魯壹點記者 張琪)

我來說兩句 0人參與,0條評論
發表
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最熱評論
最新評論
已有0人參與,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版權及免責聲明:本網所轉載稿件、圖片、視頻等內容僅出於向公眾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,不希望被轉載的媒體、公司或個人可與我們聯係(jnxww@163.com),我們將立即進行刪除處理。所有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,不代表本網立場。